睡眠百科当前位置:主页 > 睡眠百科 >

必须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

时间:2018-01-20 14:37 作者:admin 点击:

  事主 谢芳:但是没想到,逾约就要上征信,这一点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后来进一步了解发现这是一份贷款。
 
  这时,大学生们才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原来所谓的“分期支付学费”只是个幌子,这家公司利用大学生的名义已经从借贷机构全额拿走了两年的培训费,而受害大学生除了要还清9000多元的培训费,还要额外支付3000元左右的利息。
 
  陈其超:前期只需要每个月60块钱,由他们公司支付,第7期就学生自己去每个月支付700块钱的月供,需要每个人还18期。
 
  但是这些受骗的大学生并没有和第三方贷款机构签过任何贷款协议,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陈其超:部分学生那时被他打击之后泪水满面的时候,招生老师就会对他说,这里有份合同你签名确认就行了,有些学生也没看清楚就直接签了名,部分学生报案的时候反映,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签了贷款计划。发现上当受骗的学生开始不断找到“指路人”公司,要求终止合同,但公司坚称要两年之后才能退出。
 
  17岁的美美在广东韶关求学。和大部分花季少女一样,刚刚步入大学校园的她,开始了憧憬已久的大学生活。可是就在2017年4月10日,美美班上的好几个同学,都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裸照,照片上拿着身份证全身赤裸的女孩,正是她们的同班同学美美。
 
  照片迅速在班上流传开来,美美一下子就成了所谓的“名人”,这给美美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她不敢再出校门,更不愿踏出宿舍一步,因为她觉得只要她走出去,就会收到别人鄙夷的目光。
 
  而就在这个时候,美美远在江西的父母,也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女儿的裸照。对方短信上说,美美欠自己3000元钱,4月13日六点之前不把钱打给他,他就会把照片公开。而4月10日,也就是裸照出现的当天,美美便办了休学,离开学校回到了江西老家,但是事情并没有因为美美的休学而结束。
 
  4月15日,美美的父母又接到了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短信上一张微博截图,截图上赫然显示着美美的裸照,以及美美的家庭住址,美美父母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美美母亲:当时你不知道,当时我的心在流血。
 
  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美美的父母决定立刻报警。2017年4月15日,美美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了广东省乐昌市公安局,在公安局里美美终于道出了事情的始末。美美说,自己因为欠朋友3000元钱,着急还钱,便想到了贷款。
 
  美美在QQ部落里看到小额贷款的信息,便点了进去,一名叫做“总裁”的网友问她是否需要贷款,于是美美便向“总裁”提出借贷3000元钱的要求。
 
  事主 美美:3000分六期还,一期本金加利息750元。事主 美美:3000分六期还,一期本金加利息750元。
 
  民警 彭晓路:两张裸照,其中一张裸照需要手持身份证,就是她本人的证件,然后还要将家属父母亲的电话,以及朋友的电话要发给对方。
 
  着急贷款的美美并没有过多思考,便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可是当照片发过去之后,美美等来的却并不是对方的转账提示,而是一条敲诈短信。
 
  事主 美美:然后说要我拿1000块给他,不然他就把我照片寄到家里,还有发到给学校。
 
  民警 彭晓路:小美当时很紧张,祈求他不要将她的相片公布到网络上去。
 
  然而这名叫做“总裁”的网友并没有理会美美的苦苦哀求,还是将她的照片散布了出去。
 
  4月15日,乐昌市公安局联合韶关市公安局,立即对此案展开调查。美美的父母也将美美与“总裁”的聊天记录等证据交给警方。此时的“总裁”还不知道美美已经报警,依然不断发短信威胁美美一家人。
 
  民警一方面让美美父母先佯装同意汇款,以免打草惊蛇。另一方面,加大了侦查力度,争取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
 
  韶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诈中心民警 袁斌斌:研判分析出嫌疑人最近是在安徽合肥一带进行活动,然后我们通过嫌疑人的一些实名的信息,发现嫌疑人使用的支付宝、微信,是通过一名叫“杨阿娟”的女子那里实名注册的。
 
  通过排查,民警很快把目标锁定在了杨阿娟的新婚丈夫,24岁的安徽枞阳县人施富身上。
 
  2017年5月25日下午16时,专案组民警于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内,将犯罪嫌疑人施富抓获,现场缴获作案手机一台。里面有小美的裸照、身份证还有一段小视频。施富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当民警再一次见到美美时,美美沉默了很久,然后拿出一本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美美从2016年12月的所有借贷情况。这本“裸贷”账本说明,美美进行“裸贷”并非一次两次了。
 
  原来,美美到韶关上学后,为了让自己手头更宽裕一些,便开始在网上做微商,可是生意并不好,并且一直亏损。
 
  由于每个月都需要拿货保持成交量,父母给的钱就渐渐捉襟见肘。从2016年年底开始,美美就开始在网上进行裸贷,用贷来的钱填补自己的生意,可是没想到越陷越深。美美说,除了这两次敲诈的,自己通过裸贷先后借了六次,一共是一万三千元,加上利息,需要偿还一万五千七百五十元。
 
  事主 美美:当时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就拍了给他,然后我就是想着他只要把钱借给我,我能还上就行了,就是我能还上去,就也不怕他会散播我的照片,因为我都还了他的,有借有还的话,那就不怕什么。
 
  民警 彭晓路:根据我们调查,网络上的小额贷款99%以上,利息是非常高的。学生因为没有能力偿还,他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又进行不断地贷款。
 
  这些拍裸照来贷款的女生,有的像美美一样是为了做生意赚钱,有的是直接消费,而她们的消费大多都是用于交际娱乐或者化妆品、服饰之类的东西。
 
  过去一年,全国大学生“剁手”指数攀升,天猫超市北京高校销售增速达到北京整体市场的5倍,来自在校生的订单已经占到17%。
 
  与此同时,根据麦可思数据公司联合腾讯教育对大学生消费理财观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
 
  2016年在校大学生每月平均开销为1212元(不含学费、家庭与学校间往返交通费)。
 
  超三成大学生曾入不敷出,39%的被调查学生反映身边有人使用过校园贷类借款。
 
  求职陷入贷款合同骗局 “指路人”公司究竟指向何方
 
  裸贷只是“校园贷”诸多乱象中的一种。在警方的调查中,还有一些不法分子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幌子,将高利贷金融诈骗的黑手,伸向了大学生群体。2017年3月30日,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经侦大队接到了多名大学生的报案,称被一家名叫广州“指路人”科技教育有限公司诈骗。民警立刻对这家名为“指路人”的公司进行走访侦查。
 
  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副主任 陈其超:接到报案之后,当时去到他的办公点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的,而且向物业了解,这公司已在2016年底就已经搬走了,就已经没有在那里继续营业了。
 
  前来报案的大学生,向民警讲述了他们被骗的经过。一份为大学生量身定制的职业培训,先培训后交钱,培训结束后,由“指路人”公司推荐进入全国500强企业实习,这样的好事让许多大学生趋之若鹜,小林和谢芳也不例外。
 
  事主 谢芳:我是听同学介绍的,他是别的高校那边的,指路人公司联合他们学校的一些社团,然后在他们学校举行了讲座,然后我同学听了之后觉得可以去试一试。
 
  于是,谢芳立刻和班上的几位同学一起来到了广告上所说的“指路人”培训公司,该公司立刻为他们进行了一场职前测试。经过测试,这些大学生纷纷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强烈的质疑,而这正是骗子精心设计的圈套。
 
  陈其超:通过这个结果针对学生维度较低的地方,进行反复挖痛打击,怎么挖痛呢?就是他们的自信心进行打击,打击之后,他们挖痛是采用那种叫“刀绞式”。
 
  事主 小林:就举例给我们,然后说你们高考的时候是不是考得不好,然后不甘心,听他讲也是确实觉得自己这方面确实是不行。一位同学在测试结束之后的自我反省书里写到:“从那以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太弱小了,一切都要靠父母,所以我非常渴望自由独立。”
 
  “指路人”公司的接待人员告诉几位同学,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必须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而现在他们公司就为在校大学生量身定制了一套计划。培训时间为两年,费用是9000元钱。前半年是免费培训,后面一年半的费用可以按月来分期支付。并且公司会为大学生提供兼职,兼职的费用完全足以支付每个月的分期金额。如果感觉培训效果不满意,可以在培训结束后选择全额退款。
 
  但是很快,这些参加培训的同学们就发现,事情并不如他们想象中美好,这家公司总是在他们上课的时间安排培训,而且培训的内容对自己并没有帮助。
 
  陈其超:在校内扫楼,网络商城去卖东西,要卖东西他们这种还跟商家签约,签约之后,要分80%的利润。
 
  小林和班上的同学在上了一两次培训课程之后,就放弃了继续培训的念头。原本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但是六个月后,他们竟然陆续接到了借贷机构要求还款的信息。